董竹君四個兒女現狀

一:董竹君的女兒們為什麼個個都離婚

1937年“八·一三”淞滬抗戰爆發後,11月12日中國軍隊撤出上海,不久錦江飯店即在大世界畔華格臬路(今甯海西路)開張,掌櫃的就是董竹君。開始的時候格局真是很小,隻有兩開間門面,不過是樓上有許多僅容一個桌面的小間。如果僅僅是一家普通的酒家開業,那在當時的上海也實在算不得什麼新鮮事。可是它的老闆娘董竹君卻是位傳奇性人物,其身世和畫家潘玉良及張伯駒夫人潘素相似,頗具才華,又善交際,和上海新聞界很熟,在未開張前已被廣為宣傳。

許多年過去了,錦江飯店已經随着上海的發展淹沒在高級飯店的叢林中,但是董竹君和她的傳奇故事卻仍然在這個叢林中亮出一點秀色來,不為世俗所掩蓋。錦江飯店在今天或許已經歸于平淡,但是董竹君仍然是上海女性自立自強的一個典範。

三個條件的婚姻

董竹君1900年出生于上海的一個窮苦家庭。父親是拉黃包車的人力車夫,母親是給人家做粗活的娘姨。在她13歲那年,由于家境貧困,父親病重,萬般無奈,隻能向長三堂子(妓院)老闆借了300元錢,條件是将董竹君抵押在妓院裡兩年,但是賣唱不賣身,隻陪客人清談。在當時的上海,這樣的人稱“小先生”或“清倌人”。小先生長大以後正式接客了,稱“大先生”。

長三堂子就是清朝的青樓,是指豪華精緻的妓院,又稱書寓。書寓裡的姑娘稱女校書,又稱藝妓,懂得琴棋書畫。

長三堂子這種高等的妓院,姑娘未成年是不接客的。這不是老闆心善,他們的目的是要等姑娘賣唱紅了,接客時才能開出高價。這是老闆的經營之道。

由于心情抑郁,幼小的董竹君從來不笑,就連照相的時候也滿面愁雲。客人們給她的綽号是“不笑的姑娘”。但是她有自己的長項。她天生麗質,嗓音又好,水牌總是寫得滿滿的。一張局票唱一曲,堂子收一塊銀元。第一天晚上就有30張,後來逐日增加,客人不斷,她成了青樓老闆的搖錢樹,經常要唱到嗓子嘶啞。

不過在那個煙花遍地、人心不古的年代,許多的客人隻是慕名專門來看她。雖然不唱,但是每天上下樓不計其數,等客人走了,她也累得兩腿酸麻、精疲力竭。

堂子裡的紅姑娘有專門的人伺候,為她們梳頭打扮。董竹君身邊也有一位姓孟的、頗有見識的中年婦女。她經常給董竹君講青樓女子的悲慘命運。她還告訴董竹君說,妓院不會放掉她這樣的紅姑娘,即使抵押到期,老闆也不會輕易放手的,他們會利用黑社會的勢力,讓你回不了家。多少姑娘都是被妓院榨幹了血淚,年老色衰,最後流落街頭。即使是從良,當有錢人家的小妾,也會因為出身青樓,在家庭裡沒有地位。

這位姓孟的女子還經常告訴董竹君,要盡快找一個好人,在接客以前嫁出去。這些話都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心裡。她不能接受這樣的命運,暗暗地等待機會,跳出火坑。于是她開始仔細地觀察那些來堂子裡的人。

可是這個地方好人太少了。偶爾會有革命黨青年為避風頭到這裡來聚會。他們高談闊論,使董竹君明白了不少道理,從内心佩服他們的救國志向。

1911年的辛亥革命徹底地改變了中國的命運,但袁世凱竊取大權,暗殺了新黨領袖宋教仁。大批革命黨人遭到鎮壓,被迫轉入地下,繼續籌劃讨袁的二次革命。現在上海的福州路就是當年上海紅燈區的四馬路,是當時革命黨人經常出沒的地點之一。燈紅酒綠的妓院是他們舉行秘密活動最安全的地點。

當時的四川省副都督夏之時是這裡的常客。他早年留學日本,後來加入同盟會。辛亥革命時,他以新軍軍官身份領兵起義,被推為革命軍總指揮,為實現中國内地的政治變革立下了赫赫戰功。

于是,傳說中才子佳人的故事在這裡發生了。在這個嘈雜的花街柳巷,夏之時與少女歌妓董竹君相遇了,她的容貌和歌喉令夏之時怦然心動。面對着這個身材高大、英俊豪放的革命志士,......餘下全文>>

二:夏之時的婚姻子女

夏之時一生前後有三位夫人。夏之時原配夫人閻氏,1913年病逝,育有一子,夏述禹。第二任夫人系20世紀傳奇女性董竹君。董竹君,江蘇省海門市人,出生在上海,是一個洋車夫的女兒,早年被迫淪為青樓賣唱女,後結識了夏之時,進而跳出火坑,結成伉俪。婚後,随夏之時踏上了去往日本的旅途。在日本,董竹君生下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,還在家讀完了女子高等師範學校的全部課程。 後來,她創辦了上海錦江飯店,南京及上海軍政要員也經常出沒于此。卓别林訪問中國時,曾在錦江飯店品嘗香酥鴨子。解放後,董竹君将飯店無償捐給了人民政府,後連任七屆全國政協委員,堪稱女權運動的先驅。1997年12月6日,因病在北京逝世,享年98歲。生前著有自傳《我的一個世紀》,著名導演謝晉以其經曆拍成了電視劇《世紀人生》。1929年,分居五年後,董竹君在上海與夏之時正式簽署離婚協議 。她隻提出了兩點要求:其一,夏之時不要斷絕撫養費;其二,一旦她有個三長兩短,請夏之時念氣情分,培養四個女兒大學畢業。但是後來夏之時并沒有履行,還強迫其交出孩子。董竹君予以拒絕 。第二位夫人董竹君,兩人1914年在上海結婚,1929年分居,1934年在上海離婚。育有4女1子。長女 夏國瓊 1917年出生(美國籍)次女 夏國琇 1920年出生(已過世)三女 董(夏)國瑛 1920年出生四女夏國璋1922年出生 (美國籍)一子 夏大明 1926年出生第三位夫人唐則吾,1939年結婚,育有一女,夏國琪。

三:董竹君的個人生活

四川是個封建意識很濃厚的地方。長女出麻疹時,她騰出一間房子,進行消毒後放兩張床,日夜看護40多日,直到女兒完全康複。丈夫對此很不高興,認為她不該為了一個女孩的病對其他事情全然不顧。她初到上海時生活很苦,住在一間小屋内,但她帶了女兒每天把房間擦洗得幹幹淨淨,連樓梯過道也不放過。她的女兒們也因此養成了注重清潔衛生的習慣。她從四川毅然離家出走的主要原因就是為了女兒的教育。丈夫認為;女孩子無需多讀,她卻認為必須讓她們受高等教育。為了實現這個目的,她帶着女兒獨闖上海灘,即使在窮困得靠典賣衣物度日時,決心仍不動搖。董竹君在上海東借西湊,又到菲律賓去招股,辦起了一家紗管廠。廠務繁忙不得已,隻好把三個女兒送到蘇州一家教會學校的附小寄讀。她知道教會學校教學比較嚴格,但又怕孩子們們受帝國主義思想毒害,所以緊緊抓住了放“風筝”的線。每逢周末、假期,就給她們講些人生和愛國的道理,找些進步文藝讀物給她們看,要她們學做家務、熱愛勞動,培養她們善良熱誠、助人為樂、先人後己大公無私的高尚品德,還讓她們多接近大自然,養成胸懷開朗和愛美的興趣習性。追求真善美,是董竹君教育兒女的中心内容。有一次,魯迅先生在一所暑期學校演講,題目是《上海文藝之一瞥》,她就帶了四個女幾去聽,明知她們都聽不懂,但為了讓她們在進步思想的氛圍中受到熏陶,還是讓她們坐在最後一排乖乖地聽着。回來的路上孩子們不斷地問七問八,做母親的心裡特别高興。她特别注意培養孩子們有堅強的意志和勇敢的精神。有一次她讓隻有12歲的女兒從上海乘火車去南京,送一筆錢接濟一位親戚。但當孩子到達南京下關時,城門已經關緊,她不敢亂花錢,就在城門腳下睡了一晚。女兒回來告訴她這番經曆時,她既覺得心疼又感到高興。 她常說孩子是潔白無邪的,決不能讓“風筝”斷線,迷失了方向。女兒在外地讀書,她書信不斷。一次次教育她們:為人做事要有責任感,要光明正直;處理事情宜感情通過理智,對客觀事物應全面分析研究,不要主觀,切忌任性……她在錦江飯店當女老闆時,決不讓孩子們随便走進店裡;她自己要會見朋友,除非是進步人士,其他三教九流的人一概不讓到家裡來,隻有在錦江會晤。目的隻有一個就是防止孩子們沾染十裡洋場的社會惡習。真可謂用心良苦。她的心血沒白費,五個兒女個個成材,也個個敬重母親。

掃一掃手機訪問

發表評論